路得記四章17、22節;撒母耳記上十六章13節

大衛 – 一個男人的模範

每一個家庭成員,都有他們視之為榜樣的人物,仔仔囡囡的可能是日本歌星,電子遊戲機主角或漫畫英雄;媽咪的可能是某個瘦骨如柴的女名模,或是成功的商界政界女強人,惟獨那個男人最孤獨,他沒有一個人是最佩服的,也難得有一個人是叫他樂意模仿。
最慘是這種「四野無人」的日子,在「父權漸矇矓」的二十一世紀非常普遍。有歷史以來男人從來沒有比現在更加「角色不清,身分不明」。昔日男人之所以是叫作一家之主,基本原因是一家都要倚靠他才得溫飽。但時移勢易,今天女人若不是賺的錢更多,職位更高級,起碼都可以與男人平起平坐,那麼男人專門的貢獻在哪裡?他獨特的地位與角色又是甚麼?
所以今天是「父權漸矇矓」的年代,“Fatherhood” 到底是怎樣一回事,是一個受到普世關注的大問題。
在這樣的時候來思想一個聖經最典型的男人,對一個四顧無人又無湮的「爸爸」來說,很可能有特殊的啟導作用。
但大衛這人,不僅一生事蹟是罄竹難書,論及他的書籍也可說是汗牛充楝,該怎樣介紹?我會挑出七件大事足以代表大衛最重要的里程碑,然後再標點出其內容與教訓,好作我們的指引或鑑戒。

 

大 綱
I. 釋題 2
II. 經文 2
III. 背景 3
大衛小傳 3
IV. 釋經與現代意義 3
A. 一個戰士 3
1.抗衡後現代非人化的影響 4
2.保護兒女不受非人教育的毒害 4
3.保護家庭不受淫褻文化的污辱 4
B. 一個音樂家 5
C. 一個聖者 5
D. 一個罪人 6
E. 一個先知 7
F. 一個預表 7
G. 一顆明亮之星 8
V. 結論 8
VI. 喻道材料 9
「帝國驕雄」:為家園而戰 9
使用建議 9

 

I.釋題
每一個家庭成員,都有他們視之為榜樣的人物,仔仔囡囡的可能是日本歌星,電子遊戲機主角或漫畫英雄;媽咪的可能是某個瘦骨如柴的女名模,或是成功的商界政界女強人,惟獨那個男人最孤獨,他沒有一個人是最佩服的,也難得有一個人是叫他樂意模仿。
最慘是這種「四野無人」的日子,在「父權漸矇矓」的二十一世紀非常普遍。有歷史以來男人從來沒有比現在更加「角色不清,身分不明」。昔日男人之所以是叫作一家之主,基本原因是一家都要倚靠他才得溫飽。但時移勢易,今天女人若不是賺的錢更多,職位更高級,起碼都可以與男人平起平坐,那麼男人專門的貢獻在哪裡?他獨特的地位與角色又是甚麼?
所以今天是「父權漸矇矓」的年代,“Fatherhood” 到底是怎樣一回事,是一個受到普世關注的大問題。
在這樣的時候來思想一個聖經最典型的男人,對一個四顧無人又無湮的「爸爸」來說,很可能有特殊的啟導作用。
但大衛這人,不僅一生事蹟是罄竹難書,論及他的書籍也可說是汗牛充楝,該怎樣介紹?我會挑出七件大事足以代表大衛最重要的里程碑,然後再標點出其內容與教訓,好作我們的指引或鑑戒。

II.經文
路得記四章17、22節
17鄰舍的婦人說:「拿俄米得孩子了!」就給孩子起名叫俄備得。這俄備得是耶西的父,耶西是大衛的父。

22俄備得生耶西;耶西生大衛。

撒母耳記上十六章13節(另參十三章14節、十六章16節、十七章40節及撒下五章7節)
13撒母耳就用角裡的膏油,在他諸兄中膏了他。從這日起,耶和華的靈就大大感動大衛。撒母耳起身回拉瑪去了。

 

III.背景
大衛小傳
從大衛一生,我們看見耶和華的手是怎樣揀選、安排、訓練、裝備、和使用大衛,這也是每個男人需要殷勤學習的地方,讓一家人知道,你是刻意走在神的計劃中,他們就是有時遇上困難,也會有信心走下去。
大衛的父親叫耶西,是一個普通老百姓,住在伯利恆小城。年輕的時候,大衛要為父親牧放群羊;因著他是家中最少的,也不怎樣惹人注意,但神已經定睛在他身上,要把他從一個低微的鄉村牧童提升為一國之君,並立當時全國的先知撒母耳作他的師傅,時候到了,就要立他為王,登上以色列國的寶座,成為以色列歷史中最偉大的王。
我們且挑出七件事來介紹大衛的一生,並且最重要的是問:我們可以從大衛的一生學到甚麼功課。

IV.釋經與現代意義
A. 一個戰士
大衛是一個戰士,他戰勝歌利亞的事蹟,是他踏入聖經歷史的第一步(撒上十七40;撒下五7)。但注意啊,大衛當時太年輕了,從未接受過軍訓要成為一個戰士,他的身材既不是特別雄偉,性格也不是屬於那種好勇鬥狠的勇士型;他不過是一個窮鄉僻壤的小子,他有的武器不過是蘭保(Rambo)型的開山刀,也不是甚麼先進武器,只不過是小孩子玩意的甩石機。大衛敢於迎戰歌利亞,非他能也,只因需要也;神就這樣把歌利亞交在他的手中,他戰勝歌利亞之後,也同樣把一切榮耀歸給神。如果我們注意撒母耳記是怎樣記載這事,就會叫我們好奇大衛的低調處理。大衛因戰勝歌利亞而聲名遠播,但他既沒搞甚麼凱旋遊行,也沒有開甚麼祝捷大會,這是毫不奇怪的,就在未與歌利亞交鋒時,大衛已清楚告訴敵人知道:「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神。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裡。我必殺你,斬你的頭……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撒上十七45-46)大衛清楚知道,勝利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既殺了仇敵,就只把榮耀歸給神就夠了,不需要誇耀自己。
這對我們有甚麼意思呢?
每一個男人都應該看自己是一個戰士,有責任保護家庭中每一個成員,使他們不受侵害。這是傳統對一家之主的要求,可惜近代人忘記了。
在一個文明的社會,我們也許不再受蠻夷的攻擊,但現代家庭就沒有需要守衛的地方嗎?不是的,現代家庭受的侵害至少有三方面,作為一家之主的男人都有責任為家庭成員挺身而起。它們是:
1. 抗衡後現代非人化的影響
從文化、經濟和社會帶來的非人化力量,正在正面侵害全家人的人性。在一個後現代社會,個人的地位與聲音愈來愈薄弱,代之而起的是經濟力量、消費主義、功能主義,和資訊萬能等等,慢慢叫人在社會上愈來愈覺得自己勢孤力弱,甚麼都不是。作為一家之主的男人,他有責任在家庭裡保護每一個人的尊嚴與價值。在家裡推行民主教育,任何行動與決定都讓成員有充分空間表達意見,作男人也有責任保護成員的私隱權,特別是保護最弱小者的權利,這才是民主的真義: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又要保護少數人的利益。要做到這點,就要小心不偏袒家中又美麗又聰明的孩子,恆久忽略那個又頑皮、讀書又不好的孩子。乃要特別保護和疼愛那個不濟的。
2. 保護兒女不受非人教育的毒害
不因兒女讀書失敗而加重他們的挫敗感,相反的,要向兒女解釋,在香港讀不成書,絕不等於朽木不可雕,全是因為我們的教育制度太落伍。所以,要鼓勵孩子另找出路,怎樣做?
(1) 父母若有能力,竭力為子女放洋(留學)作好準備。
(2) 父母若沒有能力,鼓勵孩子出來工作,然後盡量積蓄,五年後再放洋。
父母一定要學習認識本地教育制度的不逮與失敗,然後作一個有效的解畫人,好叫子女不接受教育署的判命。(參看楊牧谷,《輪到我當家》III.A.,頁242-257)。
3. 保護家庭不受淫褻文化的污辱
後現代文化只講求身體官能的滿足,傳媒與一般消費市場全向這方面入手,難怪報紙、電視、網上文化,充滿種種低下淫穢的訊息,作爸爸的應有責任護衛家人免受這種風氣侵襲,至少,這樣可以讓家庭中的女成員感到,一家之主的你會維護她們的尊嚴。
你可以做的,包括參與社會上聲討淫褻文化的運動,或罷買罷看淫穢意識的媒介。家庭閒談時,也可對妻女表達你對淫穢訊息的意見,及商討一起對付之策。總之一家之主能主動表達你的意見,妻女就會感到女性的基本尊嚴仍是有人重視,又值得維護的,這對女兒成長後怎樣看自己,和怎樣與男性相處,有一個不可代替的價值。

 

B. 一個音樂家
聖經告訴我們,大衛是一個「善於彈琴」的人(撒上十六16),而且更是有一定名聲的,以至後來掃羅被惡魔騷擾,掃羅的臣僕知道大衛的琴藝可以幫助掃羅(參撒上十六14-23)。
作為一家之主的男人要不要有音樂天分?我認為有好過沒有,沒有天分,加點後天的努力也不是艱難的事,只要肯用心培養就是了。要培養,當然就不是培養聽日本牌雞仔聲那些所謂歌手。請注意,大衛的音樂能平靜掃羅的心靈,甚至可以為掃羅驅心魔的,這正是我們傳統對音樂的了解與期望。我們一家人有人對流行音樂有偏好,但也一定要有人對正統的音樂有認識才算平衡呀。在平日吃飯的時候,把電視關掉,放一隻半古典音樂,一邊吃飯,一邊談話,一邊聽音樂,實在美好得很。然後過不了一會,遇上有好的交響樂團或歌唱家來港,一家人一起去聽一個音樂會,也是頂美好的事。假如家中有人病了,臥病在床,由一家之主播放些能舒人憂悶的音樂,也會叫病人十分享受的。我有病時,晚上需浸微電浴作治療用,我女兒就為我選上一些音樂,叫我一邊浸浴,一邊聽音樂,其中我最愛的有Lés Misérables ,及Pavarotti的Arias,這些歌曲已進入我的記憶,成了我腦中資料的一部分,這就是音樂對一家人的好處,一家之主作主導者就算十分適當了。
C. 一個聖者
大衛是上帝所揀選的人,他亦被稱為上帝的僕人,整體上說他的一生是屬靈的,雖然也有軟弱的時候。聖經稱大衛是個體貼上帝心意的人,這是何等尊貴的稱謂。他一生寫了好多詩,除了其中有些是描述自己的經驗外,多數是關於他對神的讚美、敬拜、禱告、與在神面前的默想,這種一生以神為中心的生命,最適合成為一家之主對家人應有之屬靈榜樣。
今天男人普遍有一種屬靈自卑心,不敢作家人的屬靈榜樣。我們以為堪作榜樣的,若不能頭上有光環,起碼都要每天有三小時跪下來做靈修才成。男人自己覺得聖經都識的不多,又常在家中發脾氣,哪能成為一家的屬靈榜樣?
這樣的設想是不對的,作一家的屬靈榜樣,既不須頭上有光環,膝上有厚繭,昔日以色列家的男人就是一家的祭司,今天我們也要學習如此。我們不要忘記大衛也是一個多有軟弱的人,除了謀害烏利亞、污辱拔示巴之罪外,起碼他多年東征西討,雙手沾滿了人的血,到一地步上帝不許他建殿,就知道大衛在上帝眼中不是一個聖人;但大衛愛耶和華,凡事以上帝的家為念,一生最羡慕的,就是為耶和華的殿做一點事,是他這個心願與行動,聖經稱大衛是一個凡事體貼耶和華心腸的人。這不也是我們可以做到的嗎?我們會有脾氣,有時在家人面前有失見證的言與行,但不要緊,做錯了,就在神面前認罪,也求人饒恕;在平日,堅持凡事以神的國和神的義為念,多參與教會的事工,多支持神的僕人,參與宣教的工作,你的兒女都能看在眼內,他們日後會以你為榜樣,有一天到他長大成人,成家立室,也會看這樣做是理所當然的,你就算盡了為人丈夫與為人父親應盡的祭司責任,將來在上帝審判台前,不能不為主誇讚。
D. 一個罪人
大衛在謀殺烏利亞及污辱拔示巴的罪行上,叫他一生蒙上污點,但在危難時他能警醒,在給仇敵追殺時能一心倚靠神,為甚麼當一切都穩定了,他反而迷惑失腳?這不正說明我們心中渴望的太平盛世,至終可能隱伏著足叫我們一生遺憾的陷阱,而人生的失意與流離,又未必盡是上天忘記了你。
假如我們接受詩三十二篇和五十一篇是出自大衛之手(反對的意見其實並不見充分),那麼大衛的懺悔就真是既謙卑又摯誠,雖然他貴為一國之尊,而在古代近東,以一國之君來要一個臣民死,臣不可以不死,他要一個女人,就更不會顧念她是甚麼身分。從這種傳統來說,大衛的懺悔詩實在值得我們一讀再讀。
這對今天作一家之主的男人又有甚麼啟示?
首先,作為一家之主,假如我們落在試煉中,不管是出於健康原因,或經濟因素,一家之主不應只顧埋怨上帝對我們不好。能早一日原諒上帝,相信現今的我是祂盡己之所能把最好的量給我才有,我們就有心靈的空間重整步伐,與家人一起捱過黑暗的日子。這會勝過一天到晚怨天尤人,不思寸進。
再者,有時我們在家庭的言行會失分寸,亂發脾氣,或做了自己也覺羞恥的事,不要從此被一種屬靈自卑心折磨,乃要學效大衛,認真祈禱認罪,先求神饒恕,再向你得罪過、傷害過的人求饒恕。一家之主並不等於不會犯錯,只等於我們是敢於在家人面前堅持,有罪必須對付,有過錯必須承認,不讓罪惡感一生騎劫我們,要懂得愛我們自己。
有過錯並不絕望,不敢處理過錯才真叫人絕望。
這是大衛給我們的教訓。
E. 一個先知
大衛的先知恩賜明顯是來自神的,因為他有許多說話,都被新約作者視為論及耶穌基督,並且被引用不單如此,他按自己領受的「耶和華之道」(The Word of YHWH),然後又解釋並使用在當時的情況,這就符合了一個先知的要求了。
許多人喜歡望文生意,以為先知者,即能說預言的人,這倒不是猶太人了解的先知角色。舊約聖經了解的先知是一個滿有上帝話語的人,他能用上帝的話來了解他的現在,知道錯謬在甚麼地方,怎樣去改過;同時他也能用上帝的話來明白他的將來,從而知所行止,用現代人的說話來解釋,他就是一個能按神的說話來明白歷史的去向,並且勸人與之配合的一個人。
我們現在要求一個一家之主的男人要有這種修為,會不會是過分呢?是不是不可能呢?不是的。一個家庭是社會一個基本單位,這個單位會受到各種力量的影響和催迫,一家之主有責任守衛家庭,知道甚麼應該做,甚麼不應該做;應該做的又應該選甚麼途徑去做。他靠甚麼作這樣的選擇?沒有信仰的人是以多數人作甚麼,他就作甚麼,於是像香港這樣擠迫的大都市,就常常出現人做我又做的愚蠢羊群心態;有信仰的呢?他應該以上帝的話作一家人行止的指標。為了一家人現在與將來的福祉,一家之主有責任虛心領受上帝的話,然後在重要關頭,體貼上帝的心腸,行上帝期望他會行的,這樣就能符合一個先知的角色。
普通一個男人怎樣會明白上帝的心意?太簡單了,今天活在大都市的基督徒,我們有好的講台信息,充分的各種屬靈聚會,豐富的屬靈書籍、報刊和專題課程,裡面有充足的介紹和解釋,問題只在我們要不要為家庭成員建起屬靈守望的陣線,其中並不存在可不可行的問題。
無論我們的決定是怎樣,你倒要注意一點:你不肯為家庭作屬靈的守望,社會上就有千百種聲音會引誘你的家人去跟隨。
F. 一個預表
大衛不僅預表基督,他也在多方面與基督相似,因此,他成了舊約中基督的預表。
舉例說:大衛與基督都是生在伯利恆
    二人的出身都是卑微,沒有崇高的地位
    二人都沒有靠山及財富可炫耀
    二人都是牧人,大衛牧羊,耶穌牧靈
    二人都曾飽受欺凌,卻沒有放棄
    二人結果都登上寶座,大衛開創了一個宏偉的帝國是當代人欽羡的;耶穌的天國是萬世萬代所歌頌的。
我們會覺得這個榜樣要求對於今日的男人是太過分嗎?
不錯,要求今天一家之主成為基督的預表是錯誤的,因為基督已經來了。但要求今天的男人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滿有基督的樣式,叫人一看見他就像叫人看見基督,這又算不算過分呢?做基督徒不應是做一個像基督的人嗎!我們要求今天的男人成為一家之中的屬靈模範,又豈是要求得過分呢?今天不少人都在埋怨,說教養下一代愈來愈困難,然後我們就開始數下一代的不是,愈數愈興奮。假如你仔細觀察一下今天為人父母的是怎樣做人,就要驚訝今天下一代為甚麼不會更墮落,我們以為一天到晚只施行言教,孩子們就會懂得做人,卻不知道孩子們最需要的是身教,是有人活在他們中間,把耶穌基督的榜樣活出來,孩子們才知道怎樣做一個正正當當的人,所以我們說,今天要做一家之主,就要負起活出基督的樣式這個責任,這就是學效大衛作基督代表的意思了。
G. 一顆明亮之星
有一首我們教導小孩子的聖詩,是教導孩子作別人天空上的明星,大衛的一生正是天路客的明星,在漆黑的天空上閃耀。單讀大衛的詩,已經叫不少身處黑暗的人得光明,再讀大衛一生的經歷,我們這些天路客就可以得到更多的指引,大衛誠然作了我們的天路伙伴。
這對我們有甚麼意義?
有一天我們都會過去,那麼我們盼望別人怎樣記念我們?是我們努力一生,然後讓後人記念我們留下的龐大遺產呢?還是我們在一生中,成就很多事業、寫下許多著作、或有許多發明、或發展了許多事業?這些都是好的,但假如我們一生學效耶穌,對人有關懷和愛,一生用基督的心來服事身邊的人,有一天就算自己不在了,周圍的人談論起你時,心裡仍會泛起一份溫馨的回憶,嘴角也會有甜甜的笑容,就正如那首聖詩所說一樣,照亮了別人的天空。我們這樣要求一個一家之主有這樣的作用,又算不算是太過分呢?

 

V.結論
今天凡關心社會大趨勢的人都知道,男人在家庭的身分和角色有了極大的改變,不少研究員都關注到,在新角色與要求下,男人到底能否勝任?假如男人不再能勝任一家之主的角色時,家庭這制度會不會受到進一步的衝擊?
其實男人作為一家之主的角色之所以出現問題,完全是因為男人只從經濟角度來量度自己的角色,當今天女人也能擔起半邊天的責任時,男人就深覺受到威脅。
今天我們從大衛的一生看到,一個一家之主的身分與責任,原來是多面和廣闊的。不要害怕這個角色會被人替代,只要他認識自己在屬靈上是一個戰士,有衛護家人的責任;他是一個認識音樂的人,可以給家人有心靈安靜舒暢的時刻;他是一個聖者,能帶領一家人跟隨神;假如我們有軟弱、跌倒了,也不要害怕,要學大衛那樣,勇於面對自己的罪孽,求神求人的饒恕後,從新開始;一家之主也是一個先知,是耶和華話語的職事,帶領一家人按著上帝的話來生活;一家之主同時是一個有基督樣式的人,叫家人從他身上看到基督;最後,他要成為身邊人的一顆明星,照亮世人那片漆黑的天空。
這些都不是高調,也絕不要求過分,事實上,一個有基督樣式的基督徒,就是一家之主所要具備的條件了。

VI.喻道材料
「帝國驕雄」:為家園而戰(可用於 IV.A)
公元二千之首有一部叫好又叫座的電影,香港譯作「帝國驕雄」,英文是“The Gladiator”,故事的主幹是以羅馬皇帝馬可.奧熱流(Markus Aurelius, 121-180)和他的主將馬克西母 (Maximus) 來發揮。馬克西母雖然是一個所向披靡的戰士,但他自己並不喜歡打仗,他只是為了羅馬帝國,也是為了自己的家庭來爭戰,因此在最後一場仗打完後,他只想返回家國,不想留在羅馬做皇帝。

使用建議
本講章適用於以下聚會:
1. 父親節主日崇拜
2. 家庭主日崇拜
3. 弟兄聚會

 

©2016 by Rev. Arnold Yeung.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