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by Rev. Arnold Yeung.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希伯來書十章32-39節

如何在豐裕安逸的環境警醒度日

據說在美國的黑人傳道者中間,流行著一個講道能感人的有效方程式,版本很多,大意是:「開始時低調一點,進展緩慢一點,之後漸入高峰,帶來火焰,然後在雷暴中坐下。」
希伯來書的作者真可說是這方程式的最佳榜樣,本段的希伯來書是最為人熟識的一段。本大段(七1-十39)是以基督為大祭司,給人開創出一條親近神的路為題旨,在表達上,它的基督論味道極重,可說是從低調開始,中間分作:
1. 麥基洗德的祭司等次(七1-八13)
2. 新舊約的祭司等次(九1-15)
3. 死亡與潔淨(九16-28)
4. 兩種祭司的獻祭(十1-18)
5. 新約的敬拜(十19-31)
作者有條不紊地分析和比較新舊約親近神之路後,他立刻引入一個雷霆萬鈞的警告:不要在平安舒適的生活中,隨波逐流地失去自己,乃要像昔日的信心偉人一樣,心懷危機感,警醒度日,「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37節)。

 

大 綱
I. 釋題 2
II. 經文 2
III. 經文脈絡 2
IV. 釋經與現代意義 3
A. 經義淺釋 3
B. 現代意義 4
1.保持向前的盼望(34節) 5
2.保持堅忍的心(36節) 6
3.保持善待新娘子的心情度日 8
C. 行道建議 8
V. 結論 9
VI. 喻道材料 9

 

I.釋題
據說在美國的黑人傳道者中間,流行著一個講道能感人的有效方程式,版本很多,大意是:「開始時低調一點,進展緩慢一點,之後漸入高峰,帶來火焰,然後在雷暴中坐下。」
希伯來書的作者真可說是這方程式的最佳榜樣,本段的希伯來書是最為人熟識的一段。本大段(七1-十39)是以基督為大祭司,給人開創出一條親近神的路為題旨,在表達上,它的基督論味道極重,可說是從低調開始,中間分作:
1. 麥基洗德的祭司等次(七1-八13)
2. 新舊約的祭司等次(九1-15)
3. 死亡與潔淨(九16-28)
4. 兩種祭司的獻祭(十1-18)
5. 新約的敬拜(十19-31)
作者有條不紊地分析和比較新舊約親近神之路後,他立刻引入一個雷霆萬鈞的警告:不要在平安舒適的生活中,隨波逐流地失去自己,乃要像昔日的信心偉人一樣,心懷危機感,警醒度日,「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37節)。

II.經文
希伯來書十章32-39節
32你們要追念往日,蒙了光照以後所忍受大爭戰的各樣苦難:33一面被毀謗,遭患難,成了戲景,叫眾人觀看;一面陪伴那些受這樣苦難的人。34因為你們體恤了那些被捆鎖的人,並且你們的家業被人搶去,也甘心忍受,知道自己有更美長存的家業。35所以你們不可丟棄勇敢的心;存這樣的心必得大賞賜。36你們必須忍耐,使你們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37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38只是義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後,我心裡就不喜歡他。39我們卻不是退後入沉淪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靈魂得救的人。

 

III.經文脈絡
理想地,我們應該把十章19-39節完整地讀和解一遍。因為它是一個整全的勉勵,分別為
1. 呼召信徒要在信心上堅固(十19-20)
2. 故意背叛的後果(十26-31)
3. 前進的勉勵(十32-38)
明顯地,一個主日講道的時間有限,未能顧及全部經文,本篇就讓我們專注第三段好了。
本章經文乃把全書的勸勉,具體而微地說一遍,因此第19節一開頭就用「所以」(原文有承上啟下,總撮其意的含義)。作者說過要堅固信心和愛心,並警告背叛的嚴重後果,作者直接指出信徒向前推進的重要。
人聽了道之後不外有兩種反應:一是完全的順從;一是故意的背叛。上一段(十26-31)作者既解釋了故意背叛的後果,這一段就指出完全順從的信徒能在信仰上向前推進的竅門。說過了向前推進的竅門,作者便展開全書最後一段的解釋,分別是:
1. 信心的表現(十一章)
2. 盼望的忍耐(十二章)
3. 愛心與善功(十三章)

IV.釋經與現代意義
A. 經義淺釋
每一篇講章都隱藏著一個「那又怎麼樣?」(so what?) 的問題在裡面。不是嗎?你花了那麼多的工夫,你想我們怎麼樣呢?
這段被稱作「講章中的講章」的經文,作者又想我們怎麼樣呢?如前言,人聽了神的道,只有兩種反應:順從與背叛,他既在前面解釋了背叛者的後果,現在當然會立刻解釋順從者要怎樣做:就是向前直奔,不可退後。倘若有人現在因為一點點困難苦楚就懷疑信仰,心懷二意,他不單將來不蒙主悅納,現今也要多受一點無報償的苦楚,且蒙羞辱。
對一些有這樣可能的基督徒,作者鼓勵他向後回顧一下,並且向前又前瞻一下,他就知道試煉與逼迫原是基督徒懷中的分,一點也不覺得是意外,也不要以為現在自己的際遇有甚麼新奇。
在這裡,作者開始引用一大串昔日信徒因信仰而受苦的例子:「你們要追念往日,蒙了光照以後所忍受大爭戰的各樣苦難:一面被毀謗,遭患難,成了戲景,叫眾人觀看;一面陪伴那些受這樣苦難的人」(32-33節)。信徒蒙召,原是為此。但昔日信徒並沒有被苦難嚇慌了。他們一方面因為信而忍受肉身上的痛苦,另一方面卻為著天上的賞賜而歡然上路,大得鼓舞(32-34節,另參林後四16-18)。
跟著作者用較隱晦的手法來比較苦難與賞賜。一方面苦難是屬地的,賞賜卻是屬天的;另一方面苦難是短暫的,賞賜卻是永遠的。這是忍受苦難的人最要把握的功課。人在苦難中,難免以為苦難綿綿,好像是沒完沒了。有時我們還不僅會以為苦難是無時不在,會以為它是無所不能,人一把苦難強化及誇張來解釋,人就更容易感到自己無力應付,因此誇張苦難能力者,其實是人快要向苦難投降的徵兆,就是前述背叛真道者至終會離棄神的原因。
無時不在,無所不能,是神的屬性,一切由祂而來的賞賜也是如此,苦難卻是完全沒這個特性的。為此,信徒在苦難中就要:
1. 甘心忍受(34節中)
2. 想念更美長存的家業(34節下)
3. 不可丟棄勇敢的心(35節上)
4. 必須忍耐(36節上)
這一切不是苦難中人的阿Q精神,因為阿Q精神可以自我麻醉一會兒,不能麻醉很久。那麼是甚麼叫信徒能在苦難中持守下去?是主耶穌的再來,聖經再一次明確地指出,耶穌再來是神成就一切應許的時刻,而這時刻已經近了,到主耶穌再來的時刻我們的痛苦就要完全過去;我們所盼望,所等候的,就要完全實現。為此作者引用了兩處舊約經文來解釋:「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只是義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後,我心裡就不喜歡他。」(37-38節)
第37節大概是引自以賽亞書二十六章20節:「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而38節的「義人必因信得生」則是引自哈巴谷書二章3-4節。按哈巴谷書那段經文,「必然臨到」可指神的降臨,也可指啟示的應驗。但在七十士譯本就清楚明確得多了,那裡肯定地是指一個人:「要來的他」,希伯來書作者是按七十士譯本的哈巴谷書來引用的。
作者引用的原意在哪裡?在為這段經文下一結論:信則得救,背道則沉淪(39節)。因為信的人要被神稱為義,得著生命;若故意不信背道,只會惹神不悅而滅亡。故作者在最後加上一句:他(作者)與他們(信徒)絕對沒意思退後,作屬靈自殺。乃是保持信心,以致靈魂得救(39節下)。
B. 現代意義
讓我們嚴肅地面對在二十一世紀作信徒的難處:
(1) 後現代在新一輪工業革命下,人的物質生活只會更豐裕,危難及戰爭的機會亦會大大減少。
(2) 平安豐裕的環境會造成信徒的逸樂貪安,信徒的警醒心就會鬆懈下來。
簡言之,怎樣在平安穩妥的日子,仍然能保持一分危機感,叫基督徒的信仍然真實,望有目標,而愛又有對象?叫我們可以忠心地走完我們的路程,有一天也可以在天上無愧地面對曾為信仰忍受諸般苦楚的先聖先賢?
要達到這目的,作者給我們三個建議,都是實際可行的,每個人都可以按自己的實際情況來調整一下,然後在神賜下的豐裕環境中活出燦爛的生命。
1. 保持向前的盼望(34節)
先讓我們肯定一個合乎創造論的財富觀:能活在豐裕與有錢的環境是神的恩典,正如身處缺乏不是出於神的懲罰,是一樣的道理。昔日神是先創造世界萬物才把人造成,且把他安放在豐裕的伊甸園內,並且對亞當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全賜給你們作食物。」(創二7-17)那種豐裕才是我們今天難以想象的呢!因此,身處富裕不需要帶著內疚來享用,正如身處缺乏不要心懷不平,不論貧富盈缺,都不要被它所累,影響信徒奔靈程的方向及穩定性,那就對了。
但現實中身在富裕的人比身在缺乏的人,更難警醒度日,因著物質條件的豐盛,人容易怠慢閒散,沉於逸樂而放縱己慾,至終招來身敗名裂的慘禍,公元二千年香港的名門後代不斷因桃色新聞,或藏毒吸毒而被登報紙頭條,已能充分說明此點。歷史上一場重要的戰役,亦不斷向人發出同樣的警號。主前三世紀的漢尼拔將軍(247-182 B.C.)是叫敵人聞風喪膽的,原來他爸爸要他發毒誓,務必一生一世要與羅馬帝國為仇,不勝羅馬軍隊誓不罷休。就在第二次潘歷大戰 (The Second Punic War, 218-202 B.C.) 中,他把意大利打敗,叫羅馬人完全震驚。之前,漢尼拔本已與羅馬人交手,每次都是戰無不克的,這次戰勝意大利,漢尼拔自然要乘勝追擊,哪裡曉得這一次也真的把漢尼拔的軍隊放在嚴厲的考驗中。原來當時適值嚴冬來臨,漢尼拔的大軍必須停止進軍,結果就在加布亞 (Capua) 扎營。大出漢尼拔意料之外,更嚴苛的環境都難不到漢尼拔的精銳部隊,但加布亞是一個豐裕又繁華的都市,短短一個冬季裡,整個軍隊全習染了浮奢安逸的生活,羅馬大軍不能打敗的漢尼拔大軍,加布亞的豐裕繁華卻把他們徹底瓦解。當春天來到,漢尼拔的軍隊已經無心戀戰,具有生死存亡焦慮的羅馬大軍都已經殺到,結果漢尼拔大軍就全軍覆沒。
與漢尼拔大軍在加布亞的散逸生活相反的,就是恆久把眼睛盯在前面的目標上,像一個短途賽跑的運動員一樣。難道凡參加短途賽的人都沒有身內的煩憂,身外的引誘,足以叫他分心嗎?當然不是的!但賽道是那樣短,目標是那樣新,運動員除了死盯在終點、誓要以自己的胸膛衝破終點線不可的決心外,他哪裡會想到別的事情?
基督徒不是同樣的道理嗎?上帝今時或叫我們身處富貴,明天又或會叫我們身體遭遇不測之橫禍,那有甚麼關係呢?保羅不是說「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羅八35)這又豈是白說的呢?
從經驗上說,貧窮不會叫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豐裕與安逸卻常常會,因為我們在豐裕與安逸中,做基督徒的危機感好像沒處落腳,人也就解除了武裝,前面的目標漸次糢糊,人就會滿足於眼前的享樂,信仰漸失去它的吸引力,人在掙扎與奮鬥時的堅強意志和充沛精力,也就漸漸流失而不自覺。一個眼睛不盯在終點的運動員還有甚麼希望呢?
2. 保持堅忍的心(36節)
希伯來書的作者苦口婆心地勸信徒:「你們必須忍耐,使你們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我們幾乎可以看見作者苦苦懇求及情詞迫切地對我們說話了。
不錯,在平安的日子也是最難保持堅忍的心了。因為他會發覺,根本沒有甚麼值得他堅忍下去的。
我在好多地方說過我的3/4理論,總撮其意乃是,無論看一本書,寫一本書,編一件毛衫,或愛一個人進行了3/4的路程是人最難繼續行下去的了。
今天做基督徒豈不也是一樣?剛做基督徒的,大多數仍會熱心的,人走到人生的最後一段路,世上種種繁華他也嘗盡了,他的心也容易反璞歸真,預備迎見神。惟獨那些做基督徒做了十多二十年,人正步入中年或中晚年的,他最容易在教會的邊沿游離。你對他說鼓勵的話,他會告訴你,他一切都聽過了,可以不必再說了。信仰對他來說只是一個記憶,還是一個他可能希望的記憶,他總是失落在3/4的路程上的人,而這樣的信徒在今天大城市的教會中也真的太多了一點。
現在的核心問題是:在豐裕的物質生活下,如何保持一顆堅忍的心,朝著信仰的目標邁進?
第一,首先要革除的是把信仰當作解決人生問題的捷徑,這是民間信仰(如香港之黃大仙,台灣之馬袓)的共通點:人頭痛,發熱,想升職、想認識異性,就想到要祈禱,老奸巨滑的基督徒,更會口口聲聲說要尋求神的旨意,實情是希望上帝能照他在祈禱時要求這樣那樣的訂造表,依時起貨,還要尺寸、式樣、顏色完全按單起貨,依時交貨。按此意義而言,他的神只是一個解決他個人及家務所需的傭人,與菲傭無異,這樣的信仰在自覺物質條件豐裕的人,又哪能保持信主時的熱切,皆因他自以為擁有一切解決問題的資源,上帝如手杖,今天不需用,早給掛在門後封塵了。
在富裕的日子,上帝在我們的生命該佔甚麼位置?該佔戀人的位置,向來如此。只有戀人是我們從不當作傭人來看待,不管自己是富是貧,我們若真愛一個人,一定不會問:「她對我有甚麼用?」因為顯淺易明的邏輯是:愛人不是要來用的,乃是要來愛的。不是嗎?上帝豈不也是如此。在豐裕的日子就忘記神的人,平日一定是只想到怎樣利用神來解決他個人的問題,有一天他不再有缺乏,不再有任何需要是他解決不了時,這時他還要神來幹啥?
以神為戀人者,他與神的關係有下面的特性:
(1) 他是以愛來定位關係,而不是以功能主義來定位關係。
(2) 愛是有一定的立場,不會人云亦云,隨波逐流,因此他不會因隨外圍勢態來定與主的關係,正如一對戀人,無論在任何場合都會以他的愛人為念一樣。
(3) 真心戀人其實最不會做的就是以對方為理所當然(take for granted)。凡是把對方看為理所當然的,他們的關係多數是已經冷卻,現在還在一起,一定是因為某種方便或不方便的理由而仍然在一起。一個真正有愛存在的戀人,他心底內都有一種惶恐,就是恐怕好景不再,因此會盡力討好對方。這就是叫戀人之間能不斷擦出火花的原因,這就是我們一直解釋的危機感。神人之間亦如此,沒有了這種危機感,人神之間的感情還是不是愛,是很值得反省的。
(4) 戀人行徑有時會叫人側目,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極少會投大眾的喜好,或企圖適應大眾的行程表。人神之間愛的關係亦如此,特別是在富裕的中產階級為然。有錢人真有一套特別的時間表,好些基督徒幾經辛苦,終於廁身高薪厚職的行列,但他還能在有錢人圈中堅持自己是基督徒嗎?在金碧輝煌的酒店餐廳進食,同桌人全是城中名人淑女,哪個廁身其中的基督徒仍會堅持飯前謝恩?星期日生意伙伴都出海釣魚,或相約到鄉村俱樂部打高爾夫球,那個有錢基督徒會不會說:「對不起,星期日我要到禮拜堂敬拜神,失陪了。」
筆者自1968年第一次應外國教會邀請去講道,除了在外國讀書的幾年刻意不接講道外,年年都會應約到外國講道,只有一次講完道後有一種受辱的感覺。那次應約去的國家,是一個以天主教為國教的國家。全國宗教氣氛十分濃厚,一個主日我講早上崇拜聚會後,主辦者問我可不可以臨時在當天下午多加一場,說是對一班基督徒商人講道。之後他就不再作解釋,我想沒理由拒絕,就應允了。哪裡曉得那會場設在一間五星級酒店,該負責牧師告訴我:「因為他們全是生意人,星期六晚應酬到很晚,星期日起不了床,因此教會為他們在星期日下午預備了一場特別的聚會。」
我聽見後有一種受辱的感覺,牧師是甚麼時候開始這樣惟惶惟恐地服事有錢人弟兄的?假如當地餐館工人告訴牧師,星期日他們餐館好生意,老板不放人,非到晚上二時不下班,下班了又非常疲累,你可不可以在星期一晚上為我們開一堂敬拜時間,該牧師會樂意這樣做來服事這班餐館工人嗎?其實那班星期六為了應酬得晚而星期日起不了床的基督徒真應該羞愧,他們不知道基督徒的社會行為是有一套合聖徒體統的守則嗎?假如他是一個未婚的人,現在又突然發現了等待一生的理想對象出現了,他會為了應酬一班豬朋狗友而與他們瘋癲到天亮嗎?那次講道有強烈給人利用了的羞恥感,距今起碼有二十五年了,仍不能淡忘,我不知主耶穌會有怎樣的感受。
3. 保持善待新娘子的心情度日
希伯來書對那些漸漸離開主道的人最後一個勸告是非常直接又有效的,那就是不要因眼前的環境而混忘即將要來的事實。眼前的環境可以是惡劣的逼迫,或豐裕安逸的生活,即將要來到的事實是主的再來。人的確有一危險,就是只為眼前芝麻綠豆的事來勞心歇力,天天如是,年年如是,就如耶穌說的那些愚鈍的童女(太二十五1-13),聰明的五個童女因為設想新郎不是隨時都會到,因此是以這個「即將要來到的事實」來計劃眼前的生活,燈添上油就成了必然的準備功夫,這是一種以將來去規劃現在的生活方式,聖經的未來論 (eschatological) 精意,盡在此點。
五個愚鈍的童女就不一樣,她們是以現在定規將來,假如現在又忙碌、又疲倦,自然是先忙眼前的事,先多睡一覺再作打算,他們是以現在來定規將來,以為將來不過是現在的延伸,因此就不在意自己的燈有沒有油了。活在豐裕中,以致忘記了即將要來的新娘子,他真正的危險是在這裡。
請注意主耶穌怎樣介紹這五個愚鈍五個聰明的童女,她們一同出去,一同是知道自己的要務是要去迎接新郎的(太二十五1),只是以將來的(即要來臨的新郎)來定規現在怎樣生活的聰明童女,一直都以將來需要甚麼來定規今天必須做的事。換句話說,她們是把「必快成的事」(啟一1),重新排列今天要幹之事的優先次序(prioritize the schedule)。
愚昧的童女卻以眼前的事來定今天要做的事,結果就以為將要來的事將來一定有機會做,哪裡曉得在九曲十三彎又是引入村莊的山路,一下子新郎就轉身出來,遇上迎接他的十個童女,那五個燈不亮的童女有多難堪呢!
凡因環境緣故而終日忙於日常瑣事的人也有這個危險;為此,希伯來書的作者勸勉我們:「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來十37)。
我們以為主的來臨,一定延遲,必定不是今天晚上。主耶穌曾用盜賊來臨比喻祂的再來。誰會以為今天晚上就有盜賊入屋爆竊的呢?我們以為天天如今天夜晚都不會有盜賊來,有也不會「好彩」到光臨我家,因此天天自我麻醉,晚晚高枕無憂,哪知道禍患就是這樣臨到的了。
主的再來只會對五個添上燈油的聰明童女是一個好消息。對五個完全沒準備的愚拙童女,那就是難堪蒙羞的時刻了,焉能不慎。

 

C. 行道建議
對一個活在豐裕安逸環境的基督徒,怎樣能長期保守自己等候主來的心,我有如下建議,你按自己實況來調節,好好落實,作個添上燈油的聰明人。
1. 與自己的伴侶或一個教會內可以同心的靈伴,一起過警醒等候的生活,有一個靈伴一起守候,比一個人苦忍力撐有效得多。
2. 每週與靈伴在神面前為祂賜給你的豐裕安逸生活感謝神,這個感謝祭要獻得認真,它是重新為手上所擁有的豐厚物質再貼上「貨品來源」標籤,每一星期都提醒自己,這些都是主所賜的。因此要存感謝的心來領受,但同時又不容許它們越位,麻醉自己的心靈。上帝是樂意將百物厚賜他兒女的,只可惜大多數人「虛不受補」,一點點物質好處就會叫他跌倒忘記神,定期為自己所擁有的來作「來源鑑定」是有需要的。
3. 要長期保持警醒等候主來的心!我們的靈性和精神世界必須要有這方面的糧食來供應,警醒等候的心才真實又有力,我建議你們一起研讀一本先知書,可以先由啟示錄入手,不要等有這樣的延伸課程才讀,一方面這個課程難找好老師(連神學院都缺這方面的老師),因此極少有機會開辦。二來自己已有一把年紀了,坊間好的啟示錄解經書不少,向牧師討教,請他介紹,然後二人每週研究一大段,相約時間在一起,互相報告在家研讀的心得,然後一起討論,其間會發生的彼此守望勉勵的果效十分明顯,值得一試。
4. 學習一種新的,也是極合乎聖經的「末日論生活方式」(eschatological living),就是按主再來的亮光來安排生活的方式,你不管今天決定做甚麼都問:「這樣的決定,在基督審判台前,我可以作怎樣的交代?」這也是今天活在豐裕安逸的一代應有的生活方式,即是「不問能否負擔,只問能否交代」(not affordability, but accountability)。
5. 選擇一項你們二人都能認同的屬靈事工,用禱告和公錢來支持他們。要主動向他們索取代禱事項,又認真代禱,每月奉獻,真實又足夠的金錢來支持。
結合上述五項,你的心靈不可能再把主再來當作一個屬靈預設,它一定會成為一個真實又具體的等待。

V.結論
「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只是義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後,我心裡就不喜歡他。」(來十38)。

VI.喻道材料
1. 羅馬大軍也不能打敗的漢尼拔大軍,加布亞的豐裕繁華生活卻把他們徹底瓦解,以致無心戀戰,最終全軍覆沒,比喻信徒在物質條件豐裕的日子,往往容易怠慢閒散,更難警醒度日。(IV.B.1)
2. 傭人與戀人的對比,比喻人對神應持何種態度。(IV.B.2)